您的位置
主页 > 社会新闻 » 正文

央视曝光养殖补贴资金黑幕

来源:www.rbunting29.com 点击:935

央视曝光养殖补贴资金黑幕

有人曾称cpi为“中国猪指数”,这显示了猪肉在中国老百姓篮子里的重要性。近年来,国家对生猪养殖业给予了大力支持。养猪越多越好的农民在达到一定规模后可以获得补贴和奖励。然而,湖南省醴陵市的一些地方却肆意使用这些资助资金。

邹湘健是醴陵市浦口镇的一个养猪大户。2008年,他的生猪数量超过1000头。根据当时国家发展改革委和农业部的有关文件,这一规模至少应获得40万元的扶持资金。然而,他实际得到的远低于这个标准,他手中只有6万元,2010年第二轮只有2万元。

2011年,邹湘健的养猪规模达到顶峰,摊点数量达到1800多个,但仍未按规定得到应得的奖励。经过向上反思,畜牧局才于2012年补发了他3万元。

养猪户刘建林曾经是王坊镇最大的养猪户。像邹湘建一样,根据规定,他应该得到几十万元的支持和奖励资金。他能养猪10多年。到目前为止,他只收到了11万多元。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仍然有许多养猪大户。那么,为什么这些符合资格标准的大型养猪户中的一些根本得不到任何奖励,而一些远离政府规定?记者发现醴陵市畜牧水产局负责处理此事。

根据张主任的解释,大型养猪户得不到或得不到足够的补贴和奖励的原因是,如果按照省级规定进行分配,奖励资金根本不够。然而,奇怪的是,一些不符合标准的养猪户可以得到奖励或补贴。在市畜牧水产局的电脑里,记者通过随机阅读几页统计表发现了这个问题。例如,本市规定的奖励条件是存栏生猪数量在300头以上,其中能繁殖的母猪数量在25头以上。只有那些检疫后一年生产500头以上母猪的农民才能获奖。然而,表格中能够繁殖的母猪数量是一户12头,一户13头。他们都享受了年度奖励基金。

声称他没有钱,所以他没有给予他应该给予的。另一方面,他有钱又任性,他也给不该给的人钱。这到底是为什么?养猪户罗文慧的经历让记者了解了内幕。起初,当他符合条件时,他好几年没有得到奖励,非常苦恼。直到去年,他才明白发生了什么:“他们只是想还钱,因为我就是不想还钱,所以我一直让他们隐瞒。”

所谓的回头钱是指养猪户必须承诺,如果他们想得到奖励,就必须将部分钱返还给?酪哒荆饩褪撬降募煲叻选J率瞪希侵磺┓⒓煲咧な椋静蛔黾煲吖ぷ鳌S捎诜酪哒靖涸鸱酪摺⑼臣坪拖蜓砘Пǜ妫虼怂峭诨竦媒崩矫娣⒒泳龆ㄐ宰饔谩R虼耍尬幕壑挥邢氲玫浇崩拍苷饷醋觥?2014年,他的生猪数量没有达到标准,但他轻松获得了今年的养猪奖。为什么?罗文慧告诉记者:“今年(2014年)我们必须会见300名负责人才能给予补贴,但我这里只有283名负责人。今年我得到了10,000元,但他让我补足500个人头,让我支付1,500元。”

罗文慧的经历并不独特。记者走访了孙婉、浦口、王芳、南桥等几个乡镇。养猪户报告了同样的情况。记者去浦口镇、孙家湾镇等防疫站核实时,站长并没有隐瞒所谓的“检疫费”,直接从养猪户的奖励和补贴资金中扣除。

那么,为什么防疫站以所谓的检疫费的名义,强行扣款并收取未经检疫的费用?相关人员告诉记者:“我们直到前几年没有收取检疫费才采用这种方法。局里也给了我们一个任务。检疫费每年返还(给该局)5万元。这是真的

尽管对市场上谎报的生猪数量向防疫站支付所谓的检疫费,但当地防疫站往往只收钱,不发门票,因为这些生猪根本不存在,销售生猪时也不需要检查检疫证书。养猪户刘建林支付了3000元的检疫费,但没有买到票。为了证实这一点,记者跟随他找到了王芳防疫站的检疫官员彭汉平。在现场,他问了半天,但彭汉平仍然没有给他。其他养猪户也有类似的经历。

我们不知道这样反复无常的收费会损失多少国家资本,但醴陵市畜牧水产局的领导坚称不会发生这种情况:“如果有这样的行为,我们就会失业。如果我不给票,我能把它放在口袋里吗?这是禁止的。其次,我们这里没有这种情况。”

防疫检疫是生猪养殖业的重要组成部分,但醴陵的这些防疫站把这项工作变成了一种赚钱的方式,用集资代替检疫,从生猪补贴中扣除费用,不仅侵吞农民的钱,还侵吞国家的钱。这个国家的好政策在实施后已经完全改变了。这样一个防疫站染上了什么病?他们也应该被隔离吗?

——